公寓老人3年前去牟寧偉(左)單位給他送錦旗。
  牟寧偉在公寓拖地。 老年公寓供圖
  位於秦虹小區里的秦淮區老年公寓,住著103位老人。好多年了,很多老人都說要感謝一個人。於是,該院87歲老人陳萬里給揚子晚報寫來一封長達幾千字的信,述說雨花台區國稅局幹部牟寧偉這些年裡默默為老人做義工的“豐功偉績”。而記者前去採訪,不是遇不到牟寧偉,就是他拒絕接受採訪。
  通訊員 練紅寧
  揚子晚報記者 董婉愉
  寫信人陳萬里:
  老牟10年來都在老年公寓義務服務
  “這封信代表全院100多位老人的心聲,我只是把大家說的寫下來。”日前,揚子晚報記者拿著信,來到秦淮區老年公寓找到陳萬里,希望能聯繫上牟寧偉。誰知陳老說,老牟不肯接受採訪,但自己可以介紹他的很多善舉。
  “他每周六都來,萬一有事不能來,也會打電話到院里請假,後面還會補工,他這一干就是10年啊!”陳老依舊非常感動。陳萬里是2008年入住的,那時期他每個周六都會看到一個中年人來院里,做各種各樣的雜活。如清理樓內的垃圾,打掃服務區的衛生,幫患病老人洗臭襪子和鞋子,沒有丁點嫌棄,對所有老人笑臉相迎,問長問短,有時還與老人聊聊天。
  陳老打聽後知道,這個人叫牟寧偉,是雨花台區國稅局的一名幹部,他之前是在附近一家老年公寓義務服務,後來隨著自己服務過的幾個老人轉來,他也就跟著來到秦淮區老年公寓。
  公寓詹老太太:
  至今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就署名“雷鋒”
  詹成玉老人88歲,她住進秦淮區老年公寓已經8年,與牟寧偉算是老熟人。“他每個星期六來,開始時我還以為他是樓下的清潔工。”詹老漸漸也發現情況不對——老牟特別受到公寓老人的尊重,大家有事就立即想到找他。老牟經常幫老人打電話聯繫家屬和老友,還會找一些相關部門上門解決難題。
  詹老單獨住一個房間,夏天特別熱,看見老牟滿臉汗水,就招呼他開房間冰箱里取自己冰鎮的西瓜,但老牟怎麼也不肯。後來一問,發現他從來沒有吃過任何老人的東西。她喜歡彈電子琴,與大家一邊彈奏一邊唱歌,後來琴出了毛病不能演奏,老牟悄悄地幫她找到經銷商和廠家上門修理。“這個中間他不知道打了多少電話,跑了多少遍廠家,最後還不要我掏一分錢。”詹老太太感動地回憶。“我們需要什麼只要他知道,就會立即去買,不急的下個周六一定會帶來。”詹老太太至今也弄不清老牟的名字,記者看到她的電話本上寫著“雷鋒+手機號碼”。
  公寓張大爺:
  從不斷檔的義工也快退休了
  78歲的張觀林腿腳有殘疾,常年坐在輪椅里。他的監護人是侄子,但侄子一個月才來一兩次,公寓工作人員又不可能專職陪他聊天,老人很沉悶。張老入住公寓時不很適應,一個月都沒有出過門,他一直想去長樂路的超市買雙鞋。老牟知道後,立刻推著他出門,沒想到走了好遠,累得滿頭大汗。更讓張老感動的是,他還搶著付錢。此後,老牟多次提出要送他去超市購物,但張老卻怎麼都不好意思去。張老還透露,公寓里有位老人經濟上比較拮据,老牟知道了每個月都會給那位老人一點零花錢,過年過節還會多給一些。
  “他最難得的就是做義工沒有中斷過,風雨無阻。這樣的好幹部太少了!”張老告訴記者,老人們都對他有依戀感,老牟自己也快到退休年齡,他如此不圖名不圖利實在難得。
  老年公寓院長:
  像兒子那樣盡孝不接受宣傳
  聞悉記者慕名來採訪義工牟寧偉,秦淮區老年公寓年輕的女院長陳晶晶也有一肚子話要講。“老牟給老人們添了不少快樂,幫我們工作人員太多的忙。每周六按時來,臟活累活搶著乾,這樣常年堅持的義工太少了。”她說,老牟難得會因工作調休不能周六來,但一定會打電話請假,周日那天一准會來補工。“從沒有人要求他來,或做什麼,但老牟內心對自己的要求從不降低。”小陳院長透露,老牟做義工一直很低調,不願拍照片,不肯接受約訪,對於老人的表揚和主動宣傳也避得遠遠的。“很多高齡老人都是以兒子來看待他,沒有親情卻勝過親情。”陳晶晶也會提醒老人們:得到這麼好的兒子,更要堅強生活,不要讓他花費太多,不要太麻煩他啊……“他做義工達到了一種境界,使人生更加清純。”雖然沒有見到老牟,第一次缺席了報道的主角,但記者仍然感受到牟寧偉飽滿可敬的形象,這應該來自每位老人對他贊不絕口並滿懷感激的傾訴。  (原標題:雨花台區國稅局幹部10年默默無聞為公寓老人做義工)
創作者介紹

台中

vvudhteh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